首页 >> 文章目录 >>文艺天地 >> 《富贵梦》连载——十八、梦到神剧
详细内容

《富贵梦》连载——十八、梦到神剧

时间:2017-12-06     【原创】


十八、梦到神剧


梦里,阿富在邻居钱生家看电视,电视里放的是新编的神话故事:

东海、南海、北海、西海都有龙宫,起初四个龙王在自己的宫殿里悠闲自在,下面还有蚌虾唱歌跳舞,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这样的时光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过了多少年。

下一个画面是四个龙王如坐针毯,烦闷不安,象似海的末日要来,便腾空而起,离开宝座,腾云驾雾地来到人间。东海龙王还没有下界就被半空中的乌烟熏得泪水直泻;南海龙王出宫之后,被异常的脏气刺激的直打喷嚏;西海龙王落地之后被轰隆隆地毁地声震得头晕目眩,大吐大泻;北海龙王没有想到出殿之后更闷更热,以至大汗淋漓。

四个龙王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大地中央,“本王怎么了。”“本王怎么了。”……不知他们是在自问,还是在问对方,但是都没有回答。

他们同时向下俯视,发现人间遍地妖魔,满目疮痍,便摇头晃脑地痛哭起来,涌泉般的涕泪向下倾泻,人间顿时出现倾盆大雨。

痛哭一阵后,东海龙王说:“这里是我等的辖区竟然有妖魔横行,闹得人间乌烟瘴气。如果不禀报玉帝,就是我等的失职。走,一起去天宫问个究竟,看是哪些妖孽下界作乱。”

“好,我等听兄长的,走。”南海龙王也有此意。

“走。”“走。”西海龙王、北海龙王也附和着说。

四海龙王腾云驾雾来到天庭,行跪拜之礼后,东海龙王说:“启奏陛下,近日,我等发现人间有妖魔作乱,他们为了钱财,已把大地搞得千穿百孔,闹得民不聊生。臣请求刑部细查案卷和天牢,看有无罪犯越狱下界。”

“准奏,刑部司长快去细查,及时禀报。”

“遵命”刑部司长领命而去。

电视上画面上天牢里,有个五尺黑魔,这个五尺黑魔屡犯天条,已是三进三出的重案犯。近日换了狱长,他暗想这是一个越狱的好机会。便使出诡计跟狱长套近乎,说:“我原先也是有一官半职,响当当的人物,只因我个头矮小,肚子不大有些不该说的话在肚子里放不下,就说了出来,得罪了上司,所以又把我打进了天牢。我看你块头大,一定是个宽宏大量,又通情达理的好人。你就不整天把我关到这暗无天日的牢里了。我原来也是有身份的人,你看他们前两次不是关了一段时间就把我请出来了吗,并且官复原职,这次说不定他们还会来请我出去的。你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把我放了,我出去后会永远惦记你的好处的。”

新狱长心软耳根子更软,觉得他的话有点道理,心想放他出来见见阳光,日后他总还会念叨我的好处。于是就打开牢门。并且说:“你出来后就在这附近活动活动筋骨,不要跑远了,以免上司怪罪于我。”

五尺黑魔出来后露出了奸笑,心想:“不跑远点,你们再把我塞进牢里吧!”但马上变成了一副惟命是从的样子说“是,是”。”

就在狱长转身离去的时候,五尺黑魔露出原形,用利爪点中了狱长的睡眠穴,点中这个穴位不施救至少一个月后才能苏醒。并说:“我这就给点好处你看,让你在这里睡足三十天。”

五尺黑魔用同样的方法制服了其它狱卒,又打开了其它的牢门放走了一批囚犯。

其中一个囚犯出来就要拜五尺黑魔为师:“黑魔大师你就是我的救命神啊!我愿拜您为师。”

“你叫甚名,为何被关,出自何处?”五尺黑魔问。

“我姓赖,是苏扬江里的一个蛤蟆精,因伤民一事,被天兵捉拿至此。”

“那你拜我为师想学甚么?”

“想学您的阴毒之招,愚众之术与奸小之计。”

“我的这些法术还不够完善,我打算现在就去西天拜我的美日奸干爹为师。学成之后再下界干一番轰轰烈烈的魔业,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和美色。”

“那徒儿愿意陪同师傅前去。”癞蛤蟆精说。

“好吧!你姓赖,那我就赐你个魔号——奸才,因为奸狡骗赖是我们做妖为魔的作恶之道。”五尺黑魔得意得很。

“还有我也愿意拜您为师前去”另一个囚犯说。

“那你有何来历?”五尺黑魔问。

“我是东山里的猢猴精。”

“那你有何本领?”

“我学过中庸之术,能左右逢源。”

“很好,那我赐给你的魔号是——庸才。”

“还算我一个,我也愿拜您为师。”又一个囚犯出来跪拜五尺黑魔。

“那你是……”

“我是西山角下的蟋蟀精。”

“那你有何特长?”

“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能打会斗,比如,打虎拍蝇,样样都会。”

“那我就赐你为——蠢才。”

“谢谢,师傅赐封。”蟋蟀精向五尺黑魔磕头致谢。

完毕,五尺黑魔挪到了台阶上向跪在牠面前的三个魔徒说,“好,我们妖魔四怪一同前往,学成之后再下界干番轰轰烈烈的魔业。用你们的三才去毁人间的三观,用你们的言行教唆人间屁民,不愁人间不变成妖魔的世界。”

五尺黑魔讲了一些打气的话后带着三个妖徒奔西而去。

刑部派的督查官在各部门遍查,查至天牢。施救狱长、狱卒后,问其原故,才知道五尺黑魔等囚犯已越狱多日。

刑部司长来向禀报玉帝说:“五尺黑魔已越狱多日,请陛下下令派天兵天将追逃。”

太上老君出来说:“这个五尺黑魔阴险狡猾诡计多端,且功底深厚,现在又拜美日奸为师,学了些损地之术,即使天兵天将也没法拿住牠,只有请如来出面才有胜算。”

“那你去请如来前往。”玉帝说。

“遵命!”太上老君领命而去。

太上老君来到西天的大雄宝殿。

如来佛祖说:“我的任期已到,所有法力已载入卷宗,即使我有心也无能为力了。天宇的换届事宜,你等不知道吗?”

“略有耳闻,可是人间没有天管怎么能行呢?”太上老君说。

“这事,上帝自有安排。你且请回吧!”

太上老君回朝将原话禀报了玉帝后又说:“五尺黑魔下界作恶这将是人间的一大劫难,现在牠又学到了损地之术,一旦触碰大地的机关,后果将不敢设想。大地危在旦夕啊!请陛下定夺!”

“你叫朕如何定夺。”

“请求上帝派真人下界方可解危救难。只有陛下才有打开直上天宇的密码。”

“那朕用密码打开上宇的通道,你去如何?”

“我等无功无劳的,那有颜面敢见上帝呀!既便见到了也未必能满足我等心愿。所以还是陛下亲自上奏妥当。”

“其实,我一生中也就是见过上帝一面,不怕众卿笑话,我也胆怯呀!”玉帝说完闭上眼,在心中默默报出密码。

顿时,一条白亮白亮的光柱直照玉帝宝座。

众神只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

“孩臣,玉儿叩见上帝。”

“因何事而来。”

“因人间的事情而来,人间现在妖魔横行,大地也是千疮百孔,您如今把如来的法力收了,无神能治。孩臣请求,把法力效给紫薇宫里的平弟(帝)下界收妖降魔,重建家园。”

银屏上,众神张着耳朵等待着,没有声音。

片刻后,玉帝说:“平弟(帝),如今也长大成人了,能担此任。”

“好吧!你去叫平儿来见朕。”

“孩臣,平儿叩见上帝。”

“平儿,如今人间思想纷杂,秩序混乱,大地一片狼籍。朕派你下去收拾一下。”

“孩臣听说搞政治的都是些流氓,所以有流氓政治一说。搞经济的都些混帐东西,所以有混帐经济这一词。因此,我听到政治就头疼,说起金钱就恼怒,见到打斗就发抖,看到血腥就害怕。孩臣恐怕难当此任。再者,孩臣现在只想过平平安安的日子,安安稳稳的生活,日后您赐我一个贤慧漂亮的姑娘,孩臣就知足了。我不去,人间太龌龊了。”

“尽说些没有志向的话,你如今也大了,要有建树。下去就按你的思想去处治万物,打理人间。比如:你讨厌政治就将政府取消,恼怒金钱就不准再造,害怕打斗和血腥就消灭战争。把你痛恨的人打入地狱,把你喜欢的人捧到天上。你做完了这些事情才有贤慧漂亮的姑娘跟你。朕已经看到了你意中的那个姑娘。”

“真的。他在哪儿?”

“她就在人间。”

“孩臣这会儿就下去。”

“且慢,且慢。带上我的法力,在被阻拦和危难之时用,切记不可滥用。”

“孩臣也有自身的功力,不带也罢。一个小小的地球不如我盘中的猫眼,能有多大能量,万一恼了我,我一脚将它踢走。”

“休得无礼!朕派你下去是要你重建它,不是毁灭它,那里是我们的故里。你一旦发怒大地会崩塌,你的那个意中人也会心碎肝裂,你从此以后将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天宇漂荡。朕再次警告你,无论遇到何事万万不可动怒,要一忍二忍再三忍,方可遇见意中人。否则,将前功尽弃。记住了。”

“孩臣,记住了。”

“好了,你去吧!”

“多谢上帝,再受孩臣一拜。”

银屏上,声音中断一会儿,众神在交头接耳。

“玉儿,你平弟一直生在宫中,玩在宫中,不知道什么叫险恶与苦难。这次下去一旦任性起来,恐怕造成后果,联将收回他力量,让他成为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从头再来,这要经过九死一生的种种磨难。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自我极限的挑战,你要时常照应呢。”

“孩臣知道,孩臣将派全神关注,全力以赴。孩臣还有一个请求,就是等平弟完成任务后,孩臣就把这个位置让给他。”

“准奏。”

屏幕上出现了:上集完。


下集:

话说紫薇帝下凡时,一个三十岁的妇女正在一间草房内产下一个男婴,此时是一个蛇年的辰时,天已大亮不宜久寻,他便附在了这个男孩体内,这个男孩叫苦哥。苦哥家贫如洗,兄妹众多,父严母慈。苦哥读过私塾,因家庭贫寒没读几季就辍学回家挑起了家里的重担,苦活脏活都是他干,所以人们都叫他“苦哥”。

     再说五尺黑魔下界后附在神州国的皇帝身上,蛤蟆精附在南沪候身上,猢猴精附在东皖候身上,蟋蟀精附在西晋候身上,其它妖怪多数附在各地官吏身上,还有少部分小妖附在富商、恶霸和小混混的身上。

     五尺黑魔下界附体后,白天道貌岸然的上朝,夜里就露出原形在野土洞里享乐。这夜,五尺黑魔正搂着教化过的民间美女喝酒,蛤蟆、胡猴、蟋蟀三个妖精也来同乐。五尺黑魔对牠们说:“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报复上帝对俺的三次惩罚,听说上帝的祖坟就在神州国的某一地方,如果挖毁了他的祖坟,上帝就会失去现有的力量,咱们妖魔就可以永霸天下。因此你们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手段要毒一点,才能实现俺们的计划。”三个妖精听了后摩拳擦掌,并说:“师傅高明,师傅高明,那以后俺们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享乐、享乐了。”五尺黑魔一高兴将身边的三个教化女赏给牠们了,三个妖精搂着奖品得意地回到了自己的野土洞里。

     牠首先找借口清除了朝廷里的真身,换上妖怪的化身,再派人四处暗访上帝祖坟的位置,并下密旨:宁可错挖一千,不可放过一处。因此把人间闹得乌烟瘴气,把大地挖的千疮百孔,但牠们欺骗民众说“挖掘资源,满足民生”。不知真相的人信以为真,极力拥护牠们的政策。

   苦哥的家乡——楚江州山清水秀,官府决定开挖,并拿出大量的官银赔给搬迁的乡民。多数乡民拿到银子后喜之不胜地搬走了,少数不服者被捕块连拖带拽的带进深山秘密处决了。

     可是不久后,获赔的乡民们发现领到的银子全变成了碎石,便去州府找说话。官差说这些银子都是从皇家银库里流出来的,你们有胆量就去京城找皇上,看牠给你们什么说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害者越来越多,在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里,从四面八方涌向京城的民众非要伪皇出来给一个说话。

“大胆刁民竟敢挑战皇权国威,这还了得!”伪皇一激动露出了五尺黑魔的原形。牠一不做二不休,使出了绝招——“黑天照”。这“黑天照”能遮天蔽日,可在瞬间把万千生物化为黑水。

五尺黑魔使用魔法后还叫小妖们到处造谣,说这些民众违反天意是罪有应得的下场。因为这个事件,紫薇帝元神在苦哥体内激活,他使用“定宇真气”法,结果是有心无力,才知道自己的法力被上帝收回。但他不忍心看到众生被欺骗,更不能让妖魔的阴谋得逞,便向乡民们告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同时揭露五尺黑魔的阴谋。

可是,乡民们说苦哥“疯”了,官吏却说他是妖言惑众的邪教组织头目。官吏还把此事报与伪皇,五尺黑魔一惊,方知上帝已派紫薇帝下凡追逃,立刻下旨:对此类邪教组织一律格杀勿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赶在紫薇帝功力还未恢复之前干掉他。

当天夜里,楚江州府派了四个捕块直逼苦哥家门。此时,苦哥正在灯下看书识字,听到狗叫声,立刻灭灯出门查看。不料,捕块们已上台基,捕头一看便喊:“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苦哥急中生智,抓起门外的一根木棍与捕块们且战且退,退到后山林中,苦哥借着地熟摆脱了追杀。

苦哥从此走上了流浪的道路,白天靠乞讨和帮短工维持生计。夜晚在旷野修炼“定宇真气”功。“定宇真气”可移星换日,其速度是光的万倍。上帝将此功收回并散到了原处,紫薇帝只要一丝不落地找回来就大功告成了。

一日,苦哥流浪到郑国都城被当地捕块抓进牢营。因为伪皇又下旨:严查流动人口,对那些没有证明的外地人,一律遣送老家,对那些可疑分子一律关押或者秘密处决。

苦哥被关在一个较大的牢营里,里面有三百多号“流窜犯”,经过狱卒细查,没有多大问题的“流窜犯”交出身上的银子后就放了。剩下的部分不是没有银子的,就是不服管教的“可疑分子”。

苦哥属于没有银子的那种,面临的后果是卖给窑厂当苦工,还可能面临的后果是活活打死或者牢底坐穿。

牢营的生活是每顿两个手捏的米糠碎玉米粑粑和一个胡萝卜。苦哥这些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吃完了自己的一份后还在地上捡了一个吃了。

谁知这些粑粑是变质的米糠做的,苦哥吃多了,肚子不停的闹,便爬到窗口喊:“喂!管牢的,我要上茅房。”

管牢的过来一看:“咦!你不是刚去过了的吗?”另一个狱卒则说他故意起哄想闹事,把他带到了审讯室,关上门,几个狱卒一拥而上将苦哥打翻在地。那个说他想闹事的狱卒用脚踩着苦哥的脖子狠狠地问:“还闹啵?”苦哥心想:“我堂堂帝王、天子,你们这些畜生竟敢用肮脏的兽蹄践踏我尊贵的容颜,这该当何罪?!”但他又想起了上帝的告诫,遇事万万不可动怒,要一忍二忍再三忍……,便说“不闹了。可是我的肚子又要闹了,要上茅房。”

“啊?还要闹。”踩苦哥的狱卒说完又在他的肚上踢了两脚,只听到“噗”得一声,苦哥的大便喷到了裤裆里。

踩他的狱卒跟另一个狱卒说:“这个晦气东西,日后一定会长出反骨。快去舀瓢尿水来,灭灭他的威风。上司说了,碰到这样的晦气东西就应该以毒攻毒,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那个狱卒端来一粪瓢尿水淋到了苦哥的头上,并叫他去茅房擦洗干净后再回牢营。

苦哥上茅房一看,经过茅坑钻出去就是山林,顿起逃生念头。心想:“我不能在这里送死,我要早日找回法力,尽快伏妖降魔,完成上帝交给我的任务。”他不顾脏臭的尿水,双脚入坑侧身钻出去了。

苦哥钻进山林极速前行,发现林中小道上已有狱卒骑马追查,他只好躲到灌木丛中的一个山洞里,这里原来是老鼠的大本营。一个老鼠听到响动后立刻从小洞出来观察,以为是人类抛弃的什么尸体,两个小小的园眼转了几圈后才发现是一个活人。苦哥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地面小声说:“混账鼠辈,难道不知道本宫落难于此吗?”老鼠一惊调头窜到自己的洞里,不敢再出来。

夜色慢慢降临,搜山的狱卒渐渐地撤走后,苦哥爬出洞口,向山的另一边前行,不小心滑倒滚到山下,昏了过去。次日清晨,一个捕猎老人见到后,扶到了自己的草屋,寒暄几句后就去烧水,叫苦哥洗澡更衣。调养几日后,老猎人又给了些碎银让他去韩国都城投靠仙客来饭庄,苦哥千恩万谢地告别老猎人去了。

仙客来饭店老板见苦哥诚实,干活又有力气就安排他劈柴、挑水等后勤杂务。一次,苦哥口渴到后堂找水,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在洗碗,便问:“这里还有茶水吗?”

小姑娘抬头看了看说:“有啊,案板上那个壶里就有。”

苦哥喝好后感谢姑娘说:“难为你了。”

“你是楚国人呐?”姑娘惊讶的问。

“是啊!听口音你也是?”

“嗯。我是楚东的。”小姑娘说完就抱着洗好的碗盘走开了。

因为他们都怕店老板见到了训斥。

苦哥干了一段时间,看到打柴卖更挣钱,就跟店老板说:“我白天进山打柴卖给您,晚上跟您劈柴不要钱,吃顿饭就行了。”店老板一听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苦哥在附近惦了一间小破房,每天很早就扛着扁担、绳子,拿着柴刀,带着干粮到二十多里外的山上打柴,傍晚回店再劈柴,夜里还要炼功。

一天夜里,苦哥回家,那个洗碗的小姑娘卷缩着身子蹲在门口。苦哥问她这么晚了来干什么的。小姑娘说:“我中午不小心摔破了几个碗,老板骂我是丧门星、败家子,把我赶出来了。我无处可去,现在又困的要命。”

苦哥打开门还没有进去,小姑娘就风一般的先钻了进去,倒在床上像花猫一样呼呼地睡着了。

苦哥点燃灯,走近床边抚摸了一下姑娘的头说:“傻丫头,不懂事,一个姑娘家怎么能随随便便的上别人的床呢?要是遇上坏人了,你的双亲在家不知要急成什么样子呢?唉!”

苦哥“唉”了一声后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休息身体,闭目养神地开始炼功了:

这次,紫薇帝找到了观音山里,观音已在山头迎驾,说:“天女——观音,见过平帝,有礼了。”并准备施礼。

“观音姐姐不必行礼。”

“平弟,这是要去哪儿?”

“上帝派我下界,却收了我的法力,我来重拾。”

“心到自然成,何苦如此呢?”

“姐姐不要忘了,我现在的心还附在凡人身上,而凡人要想成功只有靠行动才能获得。心到自然成,这只是神仙的境界。”

“平帝教诲的极是,可是你也要自护圣体呀!”

“现在顾不上这些了,我要尽快完成任务,早日回宫与姐妹们相聚玩耍。”

“听说平弟只钟情自己的意中人,你如今身边就睡着一个人间美女,若与她熟了,日后还会惦记天上的姐妹吗?”

“上帝说了,我只有完成任务后,意中人才会出现。——原来那个睡美人是你导演的一个恶作剧,来捉弄我,这该当何罪。”

观音一笑,说:“平弟就是平帝,天女拙作,让你见笑了,还请恕罪!”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得闲,不和你贫嘴了,寻功去了。”

两日后,原来那个卖柴的告苦哥偷税,苦哥又被官府拿住,打的皮开肉绽,并且没收了他的所有积蓄。

苦哥只好离开韩国,他背着包袱,迈着沉重的脚步,在旷野上前行,目标是赵国,燕国。然而赵燕之国还是在五尺黑魔的统治下,苦哥遇到的磨难是可想而知的。

苦哥就这样一步一滴血的走啊,走,终于走出了人生的困境。

苦哥就这样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认,有爱不能示,有恨不能露,就这样五年一大难,三年一中难,一年一小难。总共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找回了“定宇真气”功。并以紫薇帝的身份现身人间,将五尺黑魔及其追随的妖怪一一现形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众生的面将牠们的灵魂用真气吸出装进了镇妖塔内,贴上了的封条,将牠们的躯壳烤干后用铀丝串上,倒挂在空中向人间示众。

完成任务后上帝封紫薇帝为平地大圣,玉帝封他为平弟大圣并让位,众神拜称平帝大圣,庆祝平帝大圣降魔救世成功。人间欢呼:上帝永存,苦哥真神。

银屏上出现“全剧终”

阿富一梦醒来,天已大亮。


下集预告:十九、成语故事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3263104919
客户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中企崛起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