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目录 >>文艺天地 >> 《富贵梦》连载——十九、成语故事
详细内容

《富贵梦》连载——十九、成语故事

时间:2017-11-28     作者:周平【原创】




十九、成语故事



六月四日是王强的一周年,先是刘淑珍带儿子在坟头烧纸叩头。后来,孙吉祥、阿富、李清也来祭奠。

祭奠完毕后,孙吉祥、阿富、李清来到渠坡的树阴下,谈起王强的死。

阿富说:“好好的人就这样没了,而他们还是好好的,官还是照样当着。就赔了一头牛的钱就完事了,什么世道。”

李清说:“他们还没有说是畏罪自杀,死得活该,已经很仁慈了,这事我们以后会讨回公道的。”

孙吉祥说:“是的,失败只是暂时的,这次失败是我们太相信政府,相信共产党了。谁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诱杀那些对他们不满的刁民呢?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今后要学乖点,不要见了明媚的阳光就以为是春天的到来,就去播种,结果不是春天,是回光一现,他们现在就是回光反照的一些现像。这个时间播种反而浪费了种子。所以说,不论什么事既要看小气候,又要分析大气候,我们这次失败就是没有分析好大气候。”

“党和国家先是号召我们学雷锋做好事,过紧日子,他们自己却照样大吃大喝、胡作非为。后来又号召我们学‘两兰’,结果不了了之。”阿富说。

“这就是典型的愚民政策。”孙吉祥说。

“关于学习‘两兰’问题,当时《人民文学》就披露了真实的情况,他们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学,只是为了宣传在他们身上涂了些金粉,所以当时就有人评论说:涂金铁只能闪烁一时,染泥金仍可照耀万代。染泥金就是指前年参加纪念五四运动的学生。闪烁一时已经应验了,照耀万代肯定也会应验。只是个时间问题。”李清选了个荫凉的地方坐下继续说:“学雷锋做好事他们也是片面宣传的,雷锋在西方一些国家被称之为‘超人’,东方称超人为圣人。雷锋不仅仅只是有助人为乐的共产主义精神,他还有与敌人和右派斗争到底的意志。如果雷锋现在还活着的话,他会像孙悟空那样掏出金箍棒横扫一切妖魔鬼怪和歪风邪气。雷锋的这种精神和立场,他们怎么不让我们学呀!这说明他们不是学识浅薄就是另有企图。……”

“他们不仅学识浅薄,同时也另有企图。他们现在已到耄耋残年,就像一个患了癌症的病人,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他们不管是稻草还是水草,以为抓住了就能救命,就这个样喊救命,这叫做病急乱投医。”孙吉祥说着双手抓住一枝垂下柳枝做动作。

这让阿富和李清都露出了一点久违的笑容。

“现在好些人都在议论这个时代要出一个世界级的伟人,有人通过研究,把姓名都测出来了,说伟人的名字里有‘平’和‘周’两个字。这个伟人会不会是办《真理》的那个周平呢?”阿富说到了这里突然问李清:“对了,李清哥,你那还有周平的最近消息吗?”

“我就知道他现在还在武汉做工,具体做什么也不知道。据说这个伟人出世前,他的家乡要有一场空前未有的灾难。而气像专家就预测到我们省内今年将发生百年不遇的洪水。我们拭目以待吧!”李清说。

说起洪水,阿富把前几天做的梦讲了一遍后说:“难道梦想真的会成为现实?”

“你的梦真多。”李清说

“会做梦是好事啊,人就怕没有梦想。”孙吉祥起身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说:“日头已经偏西,我们回家吧。”

金黄的大地上,麦浪翻滚,麦穗在微风的吹拂下,时而点头,时而招手,好像在跟自己的主人招手报信:我们成熟了,可以回家了。

这时,农民又开始忙碌起来了,江有金和肖德秀,肖德兵和龚莲花,钱生的爸妈,阿富的父母在各自的地里收割麦子。

阿富赶着车,翻过渠坡,看到钱生赶着黄牛车,拖着满载的小麦迎面而来。开始路途平坦,黄牛安然前行,后来遇到上坡,牛奋后蹄继续。钱生俯腰用力,牛车顺利上来。接着是一个下坡,坡下沟洼处因地湿路软,车轮很快下陷,钱生扬鞭崔赶:“去,打。去,打。”黄牛拼命用力,车轮就是不动。钱生急了加紧鞭打黄牛,黄牛脑了,突然后退,并用后腿踢倒了钱生,车货统统翻倒在沟里。

阿富急忙把牛栓到路边的树上,去帮忙。看见黄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瞪着眼睛。他小心地把牛轭解开,把牛牵到路旁栓好。

此时,钱生已从路边的沟里爬了起来,阿富问:“要紧吗?”他说没事。

阿富说:“碰上这种情况你就在那稳住不动,叫人在后面推一把就上去了。”

“下坡速度快了,没驾住,跑偏了道。一会儿就滑沟里去了,我想快马加鞭冲过去,结果事与愿违,就翻了。”

他们一面说一面重新装车。

阿富晚上想到这事,觉得有点意思,就把它记录下来了:

一辆超载货车,套在黄牛肩上,勒得脖子很紧。

起初路途平坦,黄牛并无怨言,照样垂首奋蹄。

后来遇到坎坷,黄牛还是拼命,但是车轮难动。

主人举鞭吆喝,牛奋后蹄冲锋,车在原地晃动。

主人加紧抽鞭,黄牛突然后坐,货车顷刻翻倒。 

主人恼怒狠揍,牛奋后蹄横蹶,主人应声倒了。

“题目怎么定呢?”阿富想:“钱生的牛发怒了,可是黄牛是老实者代名词,对,题目就叫《从垂首奋蹄到钱牛之怒》。”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到了九月二十九,镇广播站通知各村:“明后两天本地将有特大暴雨来袭,请各村抓紧组织劳力加固加高小河堤坝。”不一会,肖大兵拿着号筒开始安排:“各户注意了,啊!所有的男劳力带好铁锹,土筐或者车盒到后台集合,准备防讯啊!妇女同志在家抢收棉花啊!”

阿富挑着土筐拿着铁锹防讯去了,赵婶一人下地揪了满满一车棉花,回来的路上正好碰上陈秋香提着篮子准备下地。

“赵婶,揪了这么多棉花,您一人要掰到几时。要不,我下午叫上德秀一块儿来帮一下。”陈秋香说。

“你们家里忙通了?”赵婶问

“我和德秀家棉花都种得少,闲着呢?”

“那好,中午就到我家吃饭。”

“不用了,我们吃了来。”

“这恐怕不合适吧?”

“没什么,就这么说定了。”

“好,好,那我先谢谢两位姐姐了。”

下午瓣花时,赵婶、陈秋香、肖德秀讲了些张家长李家短的一些事情。陈秋香说:“赵婶,听说您有很多古话,今天跟我们讲几个。”

赵婶说:“要我讲,我就讲两个啰。一个是由道士引出的古话,另一个是讲小和尚的故事,你们先听哪个?”

“要不?看那个好笑就先讲那个。”肖德秀说。

“哎呀!怪了,这两个古话都好气不好笑,怎么办呢?”

“那就先讲个气大的。”陈秋香说:“看它能把人气疯啵?”

赵婶说:“唉!你不说,还真是把里面的主角给气疯了呢。”

“好,讲吧!”,“快讲吧!”陈秋香和肖德秀同时说。

“好,我先讲《豫人掘金》的古话:从前,有一个豫人听一个过路的道士说,这附近有个活宝,过去的人把金子比作活宝。并且说这个金子就可能在他家前面的那个山坡上。于是,这个豫人就时刻注意着这里,有时把发光的水珠也当作金子,急忙跑去,结果是竹筒打水一场空。一天夜里,他看到那里有闪闪发亮的东西,以为是金子,因为他听别人说金子都是亮晶晶的,便喜出望外地跑去张开双手猛赴下去,结果把手划得鲜血直流,仔细一看,原来是几块破碎的陶瓷,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的光……”

“这个豫人真愚蠢,怎么不改为《愚人掘金》呢?”陈秋香说。

“前人讲古话,故事也是有一定技巧的,一个故事最起码要有时间、地点、人物,否则听故事的人就会打破砂锅纹(问)到底。再就是题目也是有讲究的,比如说用《愚人掘金》为题,听故事的人首先会想到这是不是在暗地里讲自己,把自己当愚人,用《豫人掘金》为题既点明地点,也不会引起猜测。所以不能改为《愚人掘金》。”赵婶解释说。

“哦,一个古话还有这么大的学问啊!”陈秋香说。

“赵婶,继续讲吧。”肖德秀说

“好,仔细听啊。”赵婶接着讲:“又有一天,豫人又听一个人说,金子一般都埋在土里,他便叫铁匠跟他打了把上好挖锄,表示他对金子的心诚。他取回挖锄便开始在那里掘金不止,几乎掘遍了这里的每个角落,还是不见金的影子,只好怏怏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气,越气越恼。一怒之下扬起挖锄打断了自家与邻家为界的石头,用挖锄不停在断面上敲,发出的声音很脆很响。还自言自语的说:“我这样好的锄刀掘不出金子。唉!……说着唉声叹气地回家了。他的邻居回家时,看到界石断了就歇下来看个究竟明白,发现断截面有个鸡蛋大小的圆球,而且很光滑,他急忙在地上捡了块碎石一磨,露出了光泽。原来这个鸡蛋大小的圆球是块乌金。当豫人知道邻居捡到了金子而且还是在自己打断的石头中捡得,气疯了。于是整天唠叨:谁知金子有时还不发光,谁知金子还有乌色的,谁知金子就在这个不引人注目的破石中……,要不然,这个金子就是我的了。”

赵婶讲完故事问:“你们说这个古话是该笑,还是该气呀?”

“还能不气吗,这个豫人连金子都不认识,掘什么金,这不是明摆着替别人掘吗?”肖德秀说。

“古话,寓言故事都是教育人的,像豫人这样的人现实中多得是。”陈秋香说。

“下面再讲一个小和尚的故事,题目是《凿窝求多》。这个故事的地点就是我们东边的那个上浩山上。上浩山可能因上帝洒向人间的恩泽浩浩荡荡而得名。上浩山原来叫秃头山,满山只见了石头不见树木,自从发现了米窝、油窝、盐窝后,才改名为上浩山。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代,那时,秃头山上有座庙……”赵婶接着讲。

“庙里有个和尚,是不是?”肖德秀笑着打断了赵婶的话。

“难为你操心,接错了,庙里有两个和尚。”赵婶这么一说,她们都笑了起来。

说笑一阵后,赵婶继续讲:“老和尚是师傅,小和尚是徒弟。老和尚待小和尚不薄,小和尚也很孝敬老和尚。起初进香拜佛的人多,贡品香钱足够他们开销,并且有点积累。后来老和尚圆寂了,上山敬香的人也少了许多,两年后一点积蓄花光了。小和尚完全靠点过路的香客上供维持生计,过着饥一顿饱一餐的日子。”

“那个小和尚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这里,另找出路呢?”肖德秀突然问。

“小和尚是个有孝心的人,念其师傅恩情,决定再苦也得守满三年。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便到他师傅牌位前磕头说:徒儿无能把持庙门,将弃您而去,恕徒儿不孝。行礼完毕后便收拾行礼下山,没走多远,天突然下起雨来,他四处张望避雨的地方,发现不远的山坡上有个山洞。他跑过去钻进了山洞,原来,里面很宽敞,一块平坦的石板上还有一窝米,一窝油,一窝盐,像似有人特意盛在这里的。他又观察四周,并没有发灶炉、炊具,证明这里并无人居住。就是说这米、油、盐是没有主人的,是上帝赏赐给发现者的。小和尚合手跪下,阿弥托佛的叫了好几遍才把米抓起来放进包裹里。用一块布片把油沾起来,用一张纸包上了盐,回庙里去了。——小和尚吃饱后,睡了一个好觉,醒来念了一会儿经,突然觉得这事蹊跷,正好肚子也饿了,又回到洞里。他一看喜至不胜,原来石板上的米、油、盐又满了。从此,小和尚不再愁吃饭的问题了,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安逸自在……”

“这样小和尚该有多好啊!”陈秋香说

“可是有一天,小和尚赶集,看到集上的公子、少爷们有花不完的钱,整天花天酒地的。他想如果米窝、油窝、盐窝再大一些,把吃不完的东西拿来变钱,不就和他们一样了吗?于是,找到铁匠铺子打了一把凿子和锤子,得意洋洋地来到了洞里,开始实施他的扩张计划。凿完后,伸了伸腰,自以为大功告成了。回去睡了一觉又来取食,结果傻眼了:米窝里是一满窝碎石,油窝里是一窝脏水,盐窝里是石硝。”赵婶讲完了故事说,“我该去做饭了,你们议议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

“这个小和尚开始孝敬师傅又安分守已,上帝因此赐给了他米、油、盐,后来变心了上帝就收回了赏赐。”肖德秀说。

“这个故事就是教育人们要知足,不要太贪婪,否则就会失去已经得到的东西。”陈秋香说。

十月一日,果然狂风大作,碗口粗细的树木连根拔起,肖村“总统府”上面的五星红旗也被狂风吹断。并且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雨,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雨是前所未有的,方圆几十里汪洋一片,阿富的家里还进了水,杜仲树苗也淹着基部,幸好第二天雨停,第三天积水慢慢退去。阿富家的庄稼地较高,水稻已入库,所以影响不大。其它农户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

大雨过后,自然灾害和改朝换代就成了这里的热门话题:

老孙头说:“古人云,凡灾星之本尽生于国家之失,国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灾害谴之。这应该是上天对统治阶级的警告吧!”

阿富说:“这么大的雨水就是那个姓江的来到我们楚江带来的,人们都说他是癞蛤蟆精附体的。因为原先它生活在水里,到旱地不习惯,就作法降水,满足自己。”

“你们看到了吗?楚江大桥上面的题字就是姓江的来了写的。几个字就像黄鼠狼拉得几堆屎,还好意思到处乱写乱画。”唐金生说。

李清说:“这些都是唯心者的观点,灾害并不是只在国家腐败和失误时才出现,在国家昌盛期也出现。主要原因是生态失去平衡导致气候异常,比如,大量地砍伐森林,工厂排放污气,使全球气候变暖,导致冰川融化,海水迅速蒸发,随后又大量降落,造成灾害,这是人们破坏大自然的结果。”

唐金生说:“破坏者是哪些人呢?不是当官的就是有钱的。比如,森林砍伐没有政府的手续谁敢砍呀,工厂没有当官的批准谁敢开呀。富人一天的消费比穷人一年的消费还多。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多数是为有钱人服务的 。”

……

十月中旬,阿富的杜仲树苗已有一米多高了,长势良好,他正握住一棵树苗查看。

“富贵,这边,你看。”唐金生拿着一驾照相机,正对准阿富拍照。

阿富回头张口:“啊!么事?”

唐金生很快按下了快门。

阿富笑着说:“这不是在偷拍吗?”

“偷拍的自然些。”唐金生说:“走,到江边,堤上照相去。”

“哪里弄来的照相机?”

“我台湾的那个大伯送的,值千把块呢?”

“那么贵,我现在一年也挣不到一千元呢。”

“进口的是目前比较高级的全自动照相机,傻子都会用,所以叫傻瓜照相机。”唐金生一面说一面翻来覆去的指给阿富看,“好了,快去换衣服骑车。今天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就像被清洗过的天空,这也许是那场大雨的功劳。”

他们一会儿选择悠悠不息的江水为背景,一会儿对准堤下波动的树林拍照,拍了很多有的背景还有洪水淹过的痕迹。

“真是大煞风景啊!”唐金生一面给阿富拍照一面说:“好了哟”。

唐金生堤上堤下,来来往往跑了几个回合,在堤坡的草坪上坐下向阿富招手说:“来,坐会儿了,回家。”

“好了,”阿富将相机装进袋里走到唐金生的旁边坐下说:“来,给你。”

唐金生笑着说:“你说,这良辰美景都有了,还差什么?”阿富本来知道是美女、佳人,但他因为受到了她们的伤害不想说出来,便反问在:

“你说,差什么呢?”

唐金生推了一下阿富说:“猪吔,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呀,你若是个女孩就不差了。”

“你不是正和光明村的那个女孩子在谈吗?怎么不把她带上呢?”

“不漂亮,我不想和他谈了,这次主动权在我手里,几次都是人家踹我,真窝囊。”

“是不是,你大伯回来改变了家乡的落后面貌,变俏了。”

“你还真说准了,大伯回来后,说媒的几乎天天都有,因为县里乡里经常来人接他去考查项目,没时间安排为我们盖房的事。我想待楼房盖好后再说。喂,你呢?”

阿富难堪的表情在脸上闪烁一下后回道:“跟你一样盖了楼房再谈。”

“咦!有种啊,你三斤重的扁鱼看不起来呀,准备什么时候盖。我不是大伯回来跟我盖,我这辈子恐怕想都不敢想啊!”

“盖楼房只是我的一个梦想,老孙头说,想法是成功的崔热剂。我也想试试。如果我这个梦想成功了,我将还想设计更远更大的目标。”

“什么目标不,说来听听?”

“天机不可泄露。”

“《推BT》都泄漏了,你还有什么不可泄漏的。”

“起来,走哟,回家去。”阿富推了一下唐金生的肩膀说,“以后再跟你说。”


下集预告:二十、梦想成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3263104919
客户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中企崛起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