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目录 >>网友杂谈 >> 他们在干什么
详细内容

他们在干什么

时间:2017-10-26     作者:周平【原创】



《杂文月刊》2001月发表的张心阳的《成为斯大林前的科巴》(以下简称《成》文),把斯大林对列宁的崇敬与尊重,说成是斯大林“是多么地善于运用手腕,获取领袖的信任。”同时又说列宁“为报答科巴对自己的信任——在党内特别新设了一个职位——总书记——由科巴担任”。该文的意思就是说,这是斯大林“拍马屁”的目的和结果,因为《成》文作者认为斯大林在“他尚未成为最高权力者之际,居然是一个逆来顺受,精于拍马屁的人。他在很大程度上也正凭仗着这一点才走上政治显赫的地位……”。

其实,斯大林在未见到列宁之前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列宁的崇拜者,多次发动和领导群众革命,又多次被当局拘捕、流放。因此使他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更加坚定了,写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得到了列宁的赞许。正因为他们都是马克思主义者,而且还是伟大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感情、革命友情。他们的思想是一致的,心灵是相通的,所以他们对同一问题有不约而同的看法。因此,他们的感情是有基础的,当然也不是一般的,而是崇高的。试想一下,一般的动物都有“臭味相投”的特性,人类为什么不能“香味相投”呢?像他们这样的革命伴侣还有马克思与恩格斯。在这里顺便说一下,恩格斯曾经多次在物质上援助过马克思及其家庭。如果按《成》文作者的“逻辑”,便是行贿受贿。那么,就可以大做文章了——有理由把这两位导师也挖出来指指点点。

斯大林不让重病在身的列宁谈政治,阻止他了解外界真相,但这绝对不能推断出“软禁”列宁的结果。像这样的事情不仅电影、电视里经常看到,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容易碰到:一个重病患者在接受治疗时,家庭任何一个成员都会让他少操心、多养病。因为列宁患的是脑病,不能用脑,更不能受到刺激(不管是激动,还是愤怒)。《成》文还说列宁在病危期间,有人传言,斯大林说过“列宁快完蛋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斯大林很幽默,这也许是他说死的口头禅。至于斯大林对列宁的妻子发脾气,那就更不用解释了,因为人人都有脾气,更何况是斯大林主义的创造者。

列宁在世时,斯大林对他是崇敬的,列宁逝世后,斯大林是他的继承者。是斯大林把列宁主义的旗帜扛到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而且没有丝毫的损伤,这就足以证明他与列宁的感情是纯洁的,是一个真正的列宁主义者。

《成》文还说斯大林用拍马屁的手段,“在很大程度上也正凭仗着这一点才走上了政治显赫的地位”,争夺了政权。意思是说:列宁也是个糊涂虫,把权力交给了就只有“这一点”本领的人。其用意是什么呢?是想抹灭伟人的丰功伟绩,污辱伟人的人格,破坏伟人的声誉。其目的是什么呢?是想动摇马列主义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像类似的文章在该刊上还能看到一些。比如:2001年第一期发表的《斯大林和他的“人民”》(作者:马焕明),第五期发表的《剑花集稿酬》(作者:章明)。

在这里,我还是认为:斯大林是能够代表人民的,因为他的言行和思想是为那些最基层、最广大的人民服务的。尽管他实施过一些过激的政策,使用了一些良苦的“用心”,人民没能理解(就像鲁迅先生的爱民思想一样),甚至有些怨言;但是,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已经有所认识,并且开始唤呼那个时代了。赫鲁晓夫在他坟头上堆积的“垃圾”,正如斯大林事先预言的那样:“历史的风将吹走我坟头上堆积的垃圾”。

《稿酬》一文说的是“毛泽东的稿酬”,该文作者“章老”说:“我过去深信不疑,伟大领袖毫不利已,专门利人,他的稿酬肯定是全部捐献的(我从前就曾竭尽所能地捐献过)。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见识谫陋。”接着就引某报(“章老”未注明)的“考证详洽”:“毛泽东50年代稿费存款便高达100万,1960年前后,每年稿费收入则24万左右,每年稿费存款利息有1500元左右——但这在整个毛泽东时代,毛泽东稿费无疑是中国大陆一笔最大的私有财产。毛‘去见马克思’时,一定叫马克思很羡慕。”

看完这些,“章老”第一个意思是说:我以前“稀里糊涂”地受伟大领袖捐献的影响也参加了捐献活动,后来知道了伟人并“未”捐献,自己受到了毛泽东思想的愚弄,上了毛泽东的当。至于“章老”是否有过捐献的历史,我们不去考察和研究,单凭这样的行文,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德性;单凭这种叵测之心,就难以让人接受和相信。用这样的心态谈“捐献”,不如说是在献丑和献媚。第二个意思也很清楚,就是说:毛泽东口里在喊“公有制”,而自己行的是“私有制”。把最大的“私有财产”带进了自己的棺材(挥霍)了,要不然,马克思怎么会知道了呢?事实上(据我所知):这笔稿酬,毛主席规定:除购书之类的开支外,私人、家庭任何开支一律不得动用,均存在国库。至于毛主席的这笔“私人财产”,现在到底落到何人之手,只有财政部知道。而“章老”说“考证详洽”,那么我问你,毛主席是怎样“挥霍”的这笔财产了呢?即怎样带到马克思那里去的?“章老”为什么在“考证详洽”的情况下不加以说明呢?这种把话说一半含一半的意欲是什么呢?其一是:为提倡私有制找借口;其二是想在我们伟大领袖的脸上抹黑、泼污水,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其三就是让人们不要相信毛泽东。因为现在人民群众无时无刻不在呼唤毛泽东这样的伟人再现人间,他们怕得要命,所以想先发制人。“章老”先生们,你们的这一招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灵了,这不但说服不了犹豫的人们,也制服不了相信毛泽东思想的人民,反而暴露了你们虚弱的症状,同时也为明智的群众提供了一条可靠的信息——毛泽东热将再度掀起。

有一些反马列主义的“文人”,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批判”,不是从客观实际出发,用科学的态度去阐述去批评,而是抓住伟人的某些缺点和错误有的甚至是凭空杜撰的,凭主观意识来恶意攻击。若是用科学的态度批判伟人的言行和思想,不是不可以毛主席曾经说过,马列主义谁说不能批,但是你要批得倒。就凭你们主子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垃圾堆里捡来的几块破铜烂铁用黑线串起来的东西(自称为特色理论)能驳倒马列主义吗?你们能够批的科学正确吗?在这里我还是劝你们看看鲁迅先生的这段话:你们理论比毛泽东先生们高超得多,岂但得多,简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即使是抓住了伟人的缺点和错误,也只能算乱咬。用这种乱咬的方法来批判伟人,实际上是想贬损伟人,抬高自己,自以为高明和高超。我在这里还奉告你们一句:蚂蚁站在人头上仍然比人矮小。

目前,有一股反马列主义的风暴,有一部分反马列主义的“理论家”,有的甚至是身居高位的领导者。他们公开宣称要把国家财产交给“资本家”掌管,要实现私有化的体制。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正是私有制的最大克星,防碍了他们私有制的实现与实施。他们又没有找到驳倒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因此就用小人之计,暗中射箭、中伤伟人,到处煽阴风,点鬼火,给那些反马列主义的“文人”吹风:伟人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也犯过这样和那样的错误。因此,有些“文人”为了讨好,为了拍马屁,不惜以人格为代价,冒着人民的声讨声,在斯大林、毛泽东等伟人的身上找污点、斑点,来诽谤革命的导师,攻击人民的领袖。用农村的一句俗话,就是“憨狗听人怂”。他们的办法是把找来的斑点用放大镜放大给人们看,使不知真相的人们看了也发出一声惊叫:“原来他们脸上还有那么大的黑疤”。以此来动摇人们对马列主义的信仰,搅乱人们正确的意识形态,再抛出他们炮制好的“狗皮膏药”——私有化。耍得完全是玩猴的那套狗把戏。

因为他们直接宣扬“私有化”挨了当头棒,所以就学乖了——绕弯子达到目的:否定马列主义,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实现私有化的体制。在这些过程中他们用的是另一种“拍马屁”法——“摸马头”。这种方法是他们在长期的“拍马屁”中总结出来的万无一失的经验,因为他们发现“拍马屁”,拍得不好会挨蹄子。因为马屁上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屁眼,另一个是“禁区”:挨也不让挨。这里有一个拍到“禁区”的例子:一个村长收提留款时,农家没有现金,就强行让村民把黄豆、青豆等粮食拿去抵款。一个农民出于不满,把青豆倒在了黄豆堆上,村长、组长没有看到是谁,人也走了。村长气得直骂:“哪个乌龟王八蛋倒的?没长眼睛的东西!”组长一见村长脸色,顿时变得比村长更恼怒的样子跟着骂:“哪个野驴日的倒的?瞎了你娘的狗眼!”声音比村长的大多了,肚子挺得更高。组长见村长还有余怒,憨笑着问:“还骂啵?”村长回答:“还骂个龟!”组长因拍屁拍错了地方挨了一蹄。而上述几篇文章的作者拍马屁的技术就比这个组长高明多了:他们采用的方法就“摸马头”,瞎摸乱挠都不会出问题,因为无论摸到鼻子,还是摸到眼睛都是一种爱护。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3263104919
客户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中企崛起 | 管理登录